好文共赏

《雨的乐章》-罗兰


微 雨

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下雨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曾下过了雨。只觉得静静的空气中,忽然渗进了泥土的潮香,跟着带来了轻轻的凉意。你觉得自己的心中无端地漾起了几分喜悦——这世界,怎么是如此的安逸美好呢?

于是,你很想出去走走。

当你来到外面 ,看见地上是湿的,这才知道,原来是什么时候下雨了。

你看不见这雨,也听不见这雨,你只能把手伸出去试试看,也许它已经停了,也许还在细细地飘着。

要不要撑把伞出去呢?

不是很有必要,如果你想淋一点雨的话。

不过,带上一把伞,可以允许你多在这样的雨中徜徉一刻。

嗯,空气真好!

趁着人们都为了下雨而不肯出来的时候,可以更直接地看到路边的树群和草地,都因这细细的雨而变得那么滋润与深浓。你的脚步也越来越轻快,仿佛你也是树或草,因为这雨,而展现了充沛的生机。

 

闯 雨

夏天,北方有一种雨,大家叫它“闯雨”。

天气先是闷热极了,空气像凝固了一样,人们挥扇不已,却挥不出一点儿风。

忽然,西北角上乌云密布,轰隆隆,雷声响了,你还没来得及防备,就看见那大点、大点的雨,带着劲健的重量,打在泥土地上。一打一个圈圈,深入到泥土里,你这才感觉到满楼的风,说声“雨来了!”

来不及做什么准备,刷啦啦的急雨,就紧跟着风的衣襟,窜进了整个空间。“檐溜”一下子就形成了,像被人迅疾地放下了卷着的珠帘,哗啦一声,挡在了你的门窗之前,整排整排的珠子,闪亮喧哗。抬头看,那紧靠檐前一排,从远处快乐地挤过来,一个一个地挤过去,急板的节奏,像小孩似的嬉笑着欢迎这雨,院子里一下子就积了盈尺的水。荷花最开心了,那粉红的花瓣,在来不及承接雨的圆珠在荷叶旁边,笑得灿烂。

家中养的小小雏鸭也迫不及待地摆着它们玲珑的尾舵,吱吱地招呼着同伴,组成小小的船队,游到院子中央,把新积起来的雨河,划上一些剪形的尾线。那三两片被雨点打下来的落叶,在它们身旁飘着,真像要给蚂蚁做渡船。

麻雀却都躲到檐下来了。

小孩子跑到院里去踩水,把他们的小林盆放在水里当小船。大众呵斥他们说:衣服都淋湿了。孩子们却只顾玩着。

其实,雨已经停了。

天变得好蓝!远处出现了一道彩虹。

 

秋 雨

秋雨带着淡淡的诗意与凄清。

你爱这诗意,可能正因为它的这份凄清。

潇潇的雨,像弦乐三十二分音符的齐奏,谱表上的记号是“迅速而均匀”。

满城的树叶,都在这潇潇秋雨中,一层一层地变黄或变红了——在纽约、华府或维也纳。

从前是在天津。

秋总是带着雨的前奏,洗净夏天暑热的尘沙,给大地换上秋装。

落叶是多么繁华啊!铺满了大地,一层又一层。树群慷慨地摇落这一年的经营,把成绩还给他们的母亲,像孩子们打开那沉甸甸的扑满,把他们这一年来天真的积存献给母亲。啊!多么纯洁的收成!

明年还会有同样豪华的收成!

秋雨点收着红叶与黄叶,还有渗着绿与黄的彩叶,大大的像树叶,细碎的柳树、槐树、榆树叶,时髦的枫叶,坚实闪亮的杨树叶,多得数不过来的山茱萸叶……纷纷地、静静地、一层层地,铺着。

秋雨为它们洗尘。

天就越变越蓝,大地越来越显得辽阔。

撑起一把伞,穿上雨衣和雨鞋,不是为了挡雨,是为了欣赏这秋意、融入这秋意。你要这样,才可以和秋雨一起,在行人极少的街道上,不倦地走去。

 

风兼雨

 总是先听到一片匀净的声音。而且总是自远而近,又渐行渐远。“淅淅淅淅,淅淅淅淅”。于是,你一直追踪这极富乐感的声音,追踪了很久之后,你才忽然领悟,外面在下雨。

这样的雨,总是和风在一起。你知道那声音是同一个强度的,它之所以有弧形的音量,只因为它是被风扫着走的。风推送着分量均匀的雨,从远处推过来,再带往远处去。这样的雨,打在柏油地上,是整排整排的、成片的,往一个方向刷过去。你听不见雨滴的声音,只听见整队的雨,从你窗前扫过去,再接着是下面的又一整队的雨。

非常喜欢听这样的雨,好像有一次听罗斯卓波维奇指挥交响乐团演奏拉威尔的音乐,指挥棒从左到右,轻轻地一挥,各组的乐器就那么一整列地接着上一组乐器的音符,迅速轻捷地扫过去,而那样就形成了一个漂亮的乐句。

有些音乐是成片又成串的,这风兼雨也是,它给你的是方向和距离所形成的强弱,而不是在固定音高与方位上所形成的音量的增减。因此才有这样的生动灵活,充满了立体与层次之美。

我舍不得让这样的雨停,也舍不得走近这雨。而只愿坐在窗内,听它在外面、在远处潇潇,走近时淅淅,再渐行渐远地离去,却跟着又扫来一排,潇潇又淅淅。而你可以想像,当它们经过时,那被风吹送着的雨脚,在路面上溅起来的水雾,是多么空灵又迷离。

 

淋雨

那天下午,雨开始下的时候并不大。而且在连续几天燥热之后,那阵雨,真正给人们带来了清凉。空气里的尘土,让大大的雨点弄湿了,弥漫起一阵潮湿的泥香。

于是,就又想出去淋一淋雨。

淋雨的借口是拜访一位朋友。

出门的时候,雨已经很大了。新加上去的外衣肩上已在经过院子的时候淋湿。于是,在门前撑起雨伞等计程车,那透明的黄伞和眼前的雨帘混而为一,雨线就从伞沿上汇成一片,冲刷下来,鞋子也开始湿了。

计程车来的时候,裤脚上也沾满了雨。

上了计程车,两臂也湿了。

计程车的雨刷忙不过来,于是,整个计程车就像艘潜水艇在四处漫溢的水中,向前驶去。

雨来得太急,沟渠来不及疏散,只见整条马路渐渐变成了河流。那马路中央的葱茏树木就绿得迷蒙起来,远处的山也是。

我们的潜水艇就这样冲入了急雨,驶向了灰蒙蒙的空间,配衬着这雨中疾驰的,是车顶上雨声的急响。

司机说:“这阵雨真大!你早一点出来就好了。”

转了两个弯,到了朋友的住处。司机停下车来,我打开车门,急雨直扑过来,我的关发立刻湿了,我迈下车子,水深及膝。我退回来,浑身湿漉漉的。我把车门关上,对司机说:“送我回去吧!”

司机小心地把车子开到路边,指给我看左边的一条最宽的路,说:“ 你看,像海一样。”

可不是!波涛滚滚的一片急流,我们的车子像一艘汽艇。

“你不下车是对的。”司机说,“路边的水更深了。”

于是,我们调转头,开向回来的路上。

雨声像一段欢快的乐曲,急管繁弦地一片交响,一路送我回到家所在的小巷。

雨的交响也已到了最后一章。

这最后一章,奏的是嘹亮华丽的尾声。雨声渐收,天光乍现,远山渐近,云层渐薄,后面竟透出了隐隐的日影,鸟儿也已开始鸣唱。

车在门前停下来,付钱的时候,司机说:“你晚一点出来就好了。”

我笑笑,跑进院子,欣然于这一番雨中奔跑。

打电话给朋友的时候,说:“我去看过你了,真高兴淋了一身的雨。”

来源:《罗兰散文——生命之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