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h neh ji tiao leng》 · 王珮潔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当懂得珍惜以后回来 却不知那份爱 会不会还在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 有多少人值得等待
当爱情已经桑田沧海 是否还有勇气去爱”

*

演唱者低着头,含含糊糊的诠释着迪克牛仔的歌。台下的男男女女,划拳的划拳、乾杯的乾杯,用吵闹来掩盖。不知是自己喜欢这首歌的缘故,还是觉得演唱者不被尊重,而感到愤愤不平,自己就被她口齿不清、低沉的嗓子深深的吸引,开始打着拍子。

pub不会很大,但和友人的座位,却与那个舞台有一段让人难免会感觉模模糊糊的距离。在烟雾中,只看到她的艳红的长发,瘦小的身材和白皙的肤色。对她,有一种奇特的感觉,是要变成女同志了吗?要不然,爲什么会有想要好好端详她、注视她如此强烈的欲望?想像看实验室里的白老鼠般,看着她?

到舞台旁,看着穿着半透明、蕾丝的低胸装、与一只若隐若现、横过胸口、张牙舞爪的猛龙的她,我想起来了。

她是一个只出现在传説中的传説。 她本应该属於而却停留在我那16未17嵗的迷惘、困惑之时。出现在真实里的她,让我错愕之余,还勾出属於当时其他的故事。

当时的我和现在的我没有差别,两个不同年龄的pj都很爱聼故事、很会聼故事、而最后开始说故事。

对於她和她和她和我当时的故事,我都会小心翼翼的包上一层薄纸,再储存进记忆的地窟里。我不懂故事有多真实,或虚构,或一半一半。但,聼故事讲故事好玩的部分,莫过於从中吸取经验或教训的是:永远无法分清黑白、真假、好坏的那条界线。

台上的她,在故事里,没有名字,没有历史,没有未来,只有绰号和特徵。刚好,两个符合,所以成了传説中的人物。从大姐和Z那里听説,每个人都称她:“neh neh ji tiao leng” (nnjtl)。很单纯的因爲,她胸口就刺了一条栩栩如生的龙,而她们俩异口同声的解释:ah beng and ah lian 就是 ah beng and ah lian,要走“文艺派”也要用hokkien mahh,不然当ah beng or ah lian gan lan?

她的传説,在大姐和Z这两位传奇、江湖女子的口中,更有江湖、tong、打打杀杀、你死我活的味道。她和大姐和Z一样属於江湖。只是,大姐和Z想要金盆洗手、脱离tong和过去,她却没有而已。

大姐和Z和传説中的 nnjtl 对当时的我来説,不只是崇拜的对象,也是我逃避的管道。

考完Os的我,以不屑来看待乖乖上初院的同学,以自认为最酷最狠的方式,打开温室之门,步入社会。我的第一份工作因不如意,便把他们的店搞了一搞,跟他们拿了钱拍拍屁股就走人。

第二份工作,很庆幸每个小时,工资多了50毛钱。而主管看我,虽然只是一个小妹妹,但嘴巴甜,便把我“安置”在aunty磁场最旺盛的OX。她认爲我在推销包包的时,也可以顺便帮助那些孤独的灵魂解闷。

其实,我并没有这么伟大。当时OX的交通很不方便,所以孤独的灵魂很少。所以午后特别无聊。解闷的方法不胜枚举。若不想跟卖Guess或卖paco bell 或CASHIER的aunty们説话;若不想聼到站在门边(而超级无奈在我旁边)的那只色鬼(保安员)敍説、感叹以前抱过、亲过、搞过几个几个女人,我就会交待交待。然后,去找大姐和Z, 求着她们给我说故事。当然,聼故事的喜悦,远远超过怪怪的KIPLING男,小妹长小妹短的称赞。但也要多谢他的称赞,让我找到了一个肯死心塌地帮忙看水的家伙。

说故事的环境虽然每次都“打理”好了,但大姐和Z的故事总是留着尾巴,总是断断续续,总是在最精彩的部分,不是KIPLING男跑来通风报信,就是从小角落里,看到那个穿着OX管理人员制服的AH ROSE从远方走过来,并冷酷的留下那条駡人和被骂的小径。此时,我们三人会立即散会,撇下:下次再聊。

告诉你……

又是一个烦闷的午后,又是KIPLING男看水的日子……

nnjtl 很有钱,pubbing或clubbing都点最贵的酒,抽着烟,搂着最好看的男人。她虽瘦小,但该有的都有。很会打扮,但更会作怪:头发不时蓝不时绿,指甲彩绘不时黑不时红。而且,在所有tong里面,虽然她是查某,但大哥们都很respect她。除了她很强以外,也多多少少是因爲她敢买卖。

买卖?我打岔。

大姐和Z 点了点头,Z 清了清喉咙,按了按手指上被刺青师傅不小心点到的小点,作势想帮大姐 继续述説。

Ecstacy,你聼过没? nnjtl就是和她的stead买卖这个。其实,讲真的,nnjtl 不需要这样。她的老爸有钱,tong里的老大有钱,妈的,爱跷脚or做虾米,都ok。只是那个stead问她要不要投资做生意。就买卖罗!反正对她来説闲着也是闲着what.

Z把what的尾音犹如她的福建话拉得很长很长。隐约可看出她眼里那种,若运用她们的语言来説 ,sibei gian 的眼神。听説,混党,若没有大哥撑腰,若没有钱,是很sian的。打架打赢,还是输了。地盘无缘无故不是你的。很fxxx-up 就对了,大姐概括性的综结。

刚说完没多久,KIPLING男便跑进小仓库,说AH ROSE要来了,AH ROSE要来了,今天脾气不太好……大姐和Z 聼了赶紧走出仓库。她们一来就被AH ROSE列入黑名单。唯有我。这个甜嘴小妹,不怕,以everything also can的态度来打工。KIPLING 男看两位江湖大姐走出小仓库的那一刻,突然站在我前面,两只手顶在储存柜上,把我围在他两只手,身体和橱柜里面。这种感觉:

很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

感觉自己的安全区已被侵犯了,警惕性的把自己挪出框框外,然后走出小仓库。没有回头,没有出声。 很平静。

几秒后,我做了一个自己认爲很精明的决定:在聼nnjtl的故事时,不要找KIPLING男看水了。免得误会更深。但,最在那天,主管也做了一个决定,打算把我调到OX-ORCHARD,为一个未曾相识的同事代班。因太突然,而因我们三人都有大家一只会在的一个假设。在没有大姐和Z 的手机号码下,我离开了OX到它ORCHARD的分行去。

nnjtl的故事犹如她胸上的那只龙般,悬着,无法继续“飞翔”。

ORCHARD的分行人多,但比起OX更无聊。除了从偶尔会发生的突发事件中取乐[例如:壁虎会顽皮的从天花板掉落在女顾客的头上,女顾客毫不知情。直到她用手梳着头发,把壁虎“抛”出来后,持续尖叫],便是利用午餐时间在ORCHARD闲晃。

过了一个月,主管才再次伸出命运之手把我调回OX,帮忙一位新来的全职员工应付OX official opening的人潮。nnjtl的传説则是过了两个月后,才说完。没办法,大姐和Z 和我因official opening 所以特别忙。

最后一次聼故事,没有KIPLING 男看水,没有AH ROSE的干扰,没有仓库难忍的味道。取而代之的是,美食、饮料和几个阿伯们碎碎念的唠叨。时间/地点是午夜12点,某一个咖啡店。啃着蚝煎、鸡翅,喝着HEINEKEN,TIGER和奶茶,大姐和Z两人开始为nnjtl做一个完结篇,而我便洗耳恭听。

“他们买卖越做越大……”

“她的stead得罪355的老大”

“set a 陷阱……”

“不是。355的老大不会。random one laaa”

“eh you senior or I senior?”

“lan eh. continue laaa”

“那天他们两人在卖。身上很多药丸罗。pub不管是谁设的trap or random check, nnjtl 和stead got chase. 他们跑勒,可是很多很多mata追。so… lover boy took the pills from her and push her into the bush…… ”

“Really meh? I thought he stop the police, she ran?”

“靠!随便啦。in the end……男的被抓,女的跑掉罗。lover boy think whole life squat and eat 黑豆饭 ah”

……

大姐和Z 说的若无其事,犹如那晚的宵夜般,没什么大不了。

那晚后,我便要开始返回校园,留下大姐和Z 。她们说no big deal lar, can come back and visit us. No number, never mind, 我们每次换的。Oei, what you doing to my phone~You key your number? 不要硬硬来啦。我们讲缘分嘛~Last night, eat supper together, celebrate your freedom can le~No need to be sad lar~~

她们的轻松,我的不舍……之后,还是被我封锁在这么多记忆低下,成爲另外一个故事。

那个“neh neh ji tiao leng”真的身材很好,该有的都有。她真的不是一个传説,就犹如大姐和Z真的有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

但是,虽然这个“neh neh ji tiao leng”萤绿色的怪异指甲彩绘符合她们的説辞,但胸上不是一只,若迷上眼睛仔细一看,是两只龙。另外一只与比较有神气的那一只,缠绵在一起。两只的周围隐隐约约看得到几片云彩。

那个或许是或许不是nnjtl的她握着mic,继续唱着:

“谁知道又和你相遇在人海
命运如此安排 总教人无奈
这些年过得不好不坏 只是好像少了一个人存在
而我渐渐明白 你仍然是我不变的关怀”

……

发表于:www.itmustbemarch.wordpress.com

附录:

[neh][neh][ji][tiao][leng]:奶奶一条龙

tong:党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to “《neh neh ji tiao leng》 · 王珮潔

  1. Pingback: Red

  2. 很多singlish,有点看不懂,或许因为香港出生的缘故,但还是会有倍增的亲切感,感觉有点像雪山飞狐,以现在的人说以前的人,真正主角是nnjtl而非pj,“江湖”味道浓厚,一般“乖乖”的人不知是否能体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